诉讼保全的条件和要求

诉讼保全的条件和要求

有限公司股东的对外债务。2018年,上海市 中级人民 作出刑事判决,认定浙江联众公司系由陈某志实际控制,其通过伪造浙江联众公司承建杭州保障房项目的合同等材料,与王某使用上海寅浔的名义以高额利息向社会公众销售“浙江联众杭州保障房投资基金项目”,而后将募集资金打款至华澳信托,华澳信托再贷款给浙江联众公司。浙江联众公司收到后用以归还辽阳红美置业有限公司股东的对外债务等。吴曼起诉认为华澳信托没有对信托项目进行有效监管,导致其损失,应当全额承担赔偿责任。吴曼与华澳信托之间并无投资、信托等直接的合同关系,吴曼起诉要求华澳信托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一审 认为,案外人陈某某、林某某、王某等人的犯罪行为是造成吴曼财产损失的直接原因,且吴曼自身对其损害发生亦具有过错,故应自行承担相应损失。但华澳信托在管理涉案信托业务的过程中亦存在一定过错,故判决华澳信托应对吴曼涉案损失承担20%的补充赔偿责任,即吴曼应自行根据前述生效刑事判决通过追赃程序向犯罪分子追索其全部损失,但对其损失中不超过20万元的部分,在吴曼追索不成的情况下,应由华澳信托向吴曼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吴曼与华澳信托均上诉,二审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争议焦点

谭总2005年开始,通过海外贸易生意累计积累300万美元财富,均存在新加坡大华银行,近年来生意政策风险加大,开始筹划家族信托安排,但海外持牌信托公司尽职调查过程中发现谭总去年刚刚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经与谭总家族办公室的对接人沟通了解到,涉案金额仅为20万人民币,是因为谭总不满意 判决,故意拖延支付执行款项。虽然谭总的行为对国内的债权人不利,但海外持牌信托公司更为关注其整体的资信状况,只要确保谭总海外资产属于合法来源,国内的失信被执行人的身份属于瑕不掩瑜,不影响家族信托的整体规划。

1.查看企业的存续状态。在尽职调查过程中经常遇到被调查企业是注销或吊销,对于注销企业一律按照无回款计算,除非有特别可以证明回款的情况。对于吊销的企业需要进一步查实其资产状况,吊销是一种工商行为,企业法人被吊销营业执照后,企业内部组织机构依然存在,对于吊销的企业并不是没有财产,需要进行查找。2.查找被调查人名下干净的固定资产。
庞大的“亲友团”通过交叉持股,成立了大量关联公司,产业行业涉及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酒店、旅游、商贸、影视、金融、酒业、医疗、现代农业、咨询服务等板块。

3担保性条款和担保合同的审查相关法律法规对各种担保的有效设定均有详细的、明确的规定,在诸多涉及担保是否有效的条件中,常常因为当事人在设立担保时没有认真考虑担保单位的资质能力,担保条款的设定不规范、不明确,担保设定程序不符合法律要求等造成担保无效或没有起到应有的效果
在本案中存在三个法律关系: ,H银行与A焦煤公司之间的借款法律关系(主法律关系);第二,H银行与A焦煤公司之间的质押担保法律关系(动产质押担保);第三,H银行、A焦煤公司、物流公司之间的委托监管法律关系(质权人H银行指定质押人A焦煤公司向第三人物流公司交付质押物,质押权人委托其对质押物进行监管)。因质押合同及委托监管协议合法有效,且质押物已按约定交付第三人监管,故质押担保措施依法设立并有效。又因质押人(主合同债物人)未支付质物监管费用,物流公司为实现其对质押人A焦煤公司享有的监管费用债权,存在根据委托监管协议对监管物进行留置的风险。若出现上述情况,根据“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债权人可以留置已经合法占有的债务人的动产,并有权就该动产优先受偿”;“同一动产上已设立抵押权或者质权,该动产又被留置的,留置权人优先受偿”的规定,物流公司对被监管的质押物可行使留置权,优先于质权人H银行受偿。故若收购上述债权,在审查中建议提请受让人注意将债务人先清偿物流公司监管费用作为收购的前置条件。

本文标题:主页 - 资产调查 - 文章详情

阅读次数:1

上一篇:如何悄悄转移财产

下一篇:品牌名字注册查询系统